水+央=泱

廢文腦洞放置區 挖坑多填坑少產文慢
最近沉迷於2.5次元:鈴木拡樹、北村諒、高崎翔太
cp: 血界戰線史帝芬x珍 刀亂藥受(主三日藥 es泉嵐 文野太中、亂晶、福森 火影 祭井 寧天 鹿代x井陣 op艾薩、索香 紅樓水黛

兩小無猜小段子(1)

「你回來啦」手鞠看見兒子放學回到家趕緊攔住對方「先別脫鞋,這是勘九郎寄來的土產,你幫我拿去給井陣他們家好嗎?」
雖然尷尬,但也沒有拒絕的理由,鹿代只能接過禮盒跑去山中花店,井野阿姨剛好在店裡,便收了禮盒順便問問井陣在學校的情況。
「那孩子從小就怕生又沒安全感,平時口無遮攔但不開心的事總悶在心裡,從小到大最親近的也就鹿代你了,他在學校好嗎?有被欺負嗎?是說那孩子今天居然說要一個人去上學,明明前兩個禮拜都是你們倆一起的啊.....」
「不,不是井陣的問題」鹿代也覺得有些頭疼「因為博人回來上學了,雛田阿姨拜託我多看著他,所以這幾天我得先和博人一起去學校....我很快就會和井陣一起去的,阿姨你不用擔心」
井野看著鹿代難得困擾的模樣,知道這孩子表面上什麼事都不在意,其實內心溫柔的很,而且特別照顧井陣,也不想為難他。況且博人那小子容易闖禍,確實需要人看著,雛田的要求並不過分。
「謝謝你,鹿代,阿姨會和井陣好好解釋的」井野彎腰摸摸對方的頭。這讓鹿代心裡的罪惡感又重了些。
「對了阿姨,今天博人和一個叫岩部的學長打架,岩部學長不服輸想用武器傷人,是井陣阻止他的喔!超厲害的!大家都很佩服他呢!」
不像平時小大人的成熟模樣,鹿代談到井陣的表現時非常的興奮,眼裡盡是掩不住的驕傲。不愧是手鞠的兒子呢!井野不禁笑了出來。
「鹿代?」鹿代回頭,看見再熟悉不過的身影。井野正想叫兒子過來,但井陣卻轉身就逃,鹿代也立刻追了上去。
啊啊,這就是青春嗎?井野有些無奈的笑了。
「井陣!停下來!」鹿代抓住了對方纖細的手臂,好險,差一點就得使出影子束縛術了。他趕緊問了隱藏在心中一整天的疑問「喂!為什麼今天你要自己一個人坐到角落?明明前兩個禮拜都是坐在一起的不是嗎?」
「..........」井陣用力的試圖抽回手臂卻徒勞無功,這傢伙的力氣果然遺傳了手鞠阿姨啊!他只好放棄了掙扎「沒什麼,就是不想坐那邊了」
鹿代突然覺得心裡某些地方酸酸的,明明從小井陣就黏在他身邊跟前跟後的,講話雖然不中聽,卻常常露出可愛到不行的笑容,隨便逗一下就會害羞得滿臉通紅,而自己也總是容忍著他的毒舌,表面上不在乎對方卻始終小心翼翼的守護著。曾幾何時井陣也開始對自己有了防備、也會對自己擺出那種疏離的態度了?
「你已經有博人他們了,來找我幹嘛?你們那裡沒有我的位子吧?」井陣說著傷人的話,臉上是冷漠的笑容,眼中卻盈滿了淚水。
啊啊。自己真是個大笨蛋。
「博人是博人,你是你。」他捧起那張有著精緻五官的白皙臉蛋「沒有人可以取代你在我心裡的位子,就算是博人也不行」
「...........」井陣愣愣地看著他,過了好一會兒才吐出一句「鹿代你剛才那話是在告白嗎?」
「這、這種時候開什麼玩笑啦!」
「我沒有開玩笑啊」
「隨便你要怎麼解釋啦!總之、你明白我的意思就好!」鹿代轉過身去不願讓井陣發現自己臉紅了「等博人適應了學校後我就不用再照顧他了!在那之後我就是你的了!」
「.........還是很像告白啊」
「我的意思是——」鹿代還想解釋什麼,卻看見井陣有些害羞的低下頭來,臉上浮現淡淡的紅暈。
「..........謝謝你」
「..........笨蛋,麻煩死了」鹿代走上前拉住井陣的手「快回去吧,阿姨會擔心的」
「嗯」

「有件事我一直想跟你說,以後可以別再去和博人買什麼漢堡了嗎?」
「怎麼了,你還在害怕我會被搶走嗎?」鹿代的語氣自然而然的帶點寵溺。
「不是,」沒想到井陣果斷否決後,一臉唾棄的看著他「因為吃完後你不是來找我嗎?那一整天你講話嘴巴都是那個味道,我受不了」
奈良鹿代覺得有點受傷。

评论(4)
热度(59)
© 水+央=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