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央=泱

廢文腦洞放置區 挖坑多填坑少產文慢
最近沉迷於2.5次元:鈴木拡樹、北村諒、高崎翔太
cp: 血界戰線史帝芬x珍 刀亂藥受(主三日藥 es泉嵐 文野太中、亂晶、福森 火影 祭井 寧天 鹿代x井陣 op艾薩、索香 紅樓水黛

入戲(AxS)

小碎念:也可以算[家人]的後續吧

「好了,今年文化祭我們班照慣例要演王子與公主的故事,接下來就開始選角色吧!」金髮的少年用他潔白修長的手指拿著粉筆在黑板寫字,臉上雖然有塊足足占了快半張臉的大傷疤,卻掩飾不了清秀又帶點稚氣的五官和瀟灑的氣質。
「嘛,跟之前一樣讓薩波君來演不就行了?」其他同學理所當然的附和著。                         
瞥了一眼坐在教室後頭呼呼大睡的黑髮少年,薩波悄悄勾起了嘴角,今年他可是另有打算。
「每年都是我當王子,想必大家都看膩了吧?而且每次演出我都得用很厚的粉來蓋這塊疤,自己也不是很舒服。不如今年我們就換個人?」
雖然大家都覺得應該沒人會看膩薩波的臉,但他說的也是事實,畢竟王子的容貌應該要完美無缺,所以每次都得想辦法掩飾那疤痕,對化妝師和薩波本人來說都很辛苦又麻煩。
「可要是薩波君不演的話,還有誰能來當王子呢?」
「這個嘛.....」薩波故作苦惱,內心卻早有了答案。
看來今年的校慶會很刺激呢!

「薩波!!!!!」
艾斯氣得抓著自家兄弟的肩膀不停搖晃「你是故意的吧?!為什麼我會變成王子啊啊啊啊!!!」
「我只是隨口說說罷了,這個結果可是班上全體一致同意通過的喔!」
「你這死腹黑!!!!明明小時候那麼天真可愛怎麼現在長歪成這樣?!」艾斯對於兄弟性格的轉變感到痛心疾首。
「我也沒辦法啊,這可是大家的意見,再說你的外型也很符合啊!長那麼高老是去演一團火球也太可惜了」薩波故作無奈。
「我就他媽喜歡演卡西法!!!你自己怎麼不去演?!」
「就說了我每次都要為蓋疤撲一堆粉,很麻煩啊!」
雖然明知是藉口,但這個理由還是讓艾斯不得不停止抗議。薩波平時表現的不在意,但艾斯總是會心疼的。看見艾斯喪失戰意,薩波眼中也閃過一絲落寞,有些懊悔拿這件事來堵對方的嘴。
「艾斯!不要欺負薩波啦!你就演一次又不會怎樣!」魯夫也衝出來摟著薩波的脖子「反正以前都是薩波在演!你讓白鬍子大叔跟爺爺他們看你當一次王子嘛!」
想到老爹帶著一大伙長相粗曠兇惡的夥伴在台下拿著一堆扇子跟海報眼睛發亮的為他應援的模樣.....艾斯不敢再想下去了,一把將魯夫從薩波身上扯下來「好啦好啦,我演就是了!你給我下來!要吃晚飯了!」
「耶!那你不准再跟薩波吵架了喔!吃肉吃肉!!!」看著魯夫蹦蹦跳跳離開,艾斯轉頭瞪著笑咪咪的薩波「可惡,這次先欠著,這筆帳我一定會討回來的。」
「嗯,謝謝你艾斯」
艾斯覺得這種時候自己根本就被吃得死死的,平時這個兄弟都是乖乖的任他和魯夫胡鬧還幫他們擦屁股,看起來最溫和最人畜無害,但偶爾一次暴走和惡趣味爆發的惡作劇卻也最讓人難以招架。
最可怕的還是,他一露出這種笑容,自己就徹底沒輒了。
完全被打敗了啊。他懊惱的伸手揉亂那一頭金髮,對方像是沒有預料到他會這麼做而有些錯愕,呆萌呆萌的樣子和小時候簡直一模一樣。讓人想撲上去摟入懷裡搓圓捏扁好好疼愛一番。
「你根本意圖使人犯罪。」
「啊?你氣到想殺人了?」完全會錯意。
「........煩死了!」艾斯咆哮。

再怎麼不情願,答應了就不能馬虎,雖然很頭大,艾斯還是乖乖拿著劇本回家練習了。
「啊,這裡」薩波指著艾斯剛剛唸過的段落「可以再更有感情一點」
「喂!你一直跑來盯我,難道你不用準備?」
「嗯?這次我是導演啊,啊、開會時你睡著了沒聽到吼」
「誰叫你們都邊吃午飯邊開啊!」
「正常人才不會在吃東西的時候睡著好嗎?」
「誰說的,家裡的人除了你都會這樣」
「因為家裡的人只有我是正常的。好了,這裡再來一次。」
可惡,這傢伙的吐槽功力根本隨著年齡增加啊!艾斯抱怨歸抱怨,卻還是乖乖照做了。
薩波看著黑髮少年皺著眉頭,重複背誦著應該記住的台詞。覺得這家夥真的是個溫柔又帥氣的人。
要是能讓大家看到就好了呢,這樣認真的艾斯,真的很耀眼。
「你對哪裡還有疑惑嗎?」薩波也拉了張椅子坐在他面前。
「背台詞的話還好,但是......該怎麼說呢,抓不到感覺?」
「這樣啊,那我來和你對戲吧?」
「誒?」
「畢竟我是導演啊!就從這裡開始吧」
「呃、呃....」艾斯糾結了一下「『公主,您的眼睛比閃爍的繁星還動人,讓我....』」
「停!停!我說你就這麼討厭公主?頭一次見到王子說情話說得這麼咬牙切齒」
「我就不知道該怎麼辦啊!」艾斯暴怒,薩波輕咳一聲:「看我示範一次。」
「『公主,您的眼睛比閃爍的繁星還動人,讓我不禁沉醉於您的美好....』」薩波甚至半跪下來捧起艾斯的手,眼裡是滿滿的深情,看得艾斯都快心動了.....呸呸呸!他又不是什麼純情的少女,還小鹿亂撞勒!
「艾斯你這樣不行啦!要有愛才行啊!你必須將對方當成戀人才行!」薩波站起身來指著艾斯大罵,沒想到腳一滑,眼看就要跌倒,幸好艾斯眼明手快的摟住了他的腰。
「.......『公主,您的眼睛比閃爍的繁星還動人,讓我不禁沉醉於您的美好....』」艾斯挑眉「像這樣嗎?」
「我靠你明明就很會!!!!」薩波激動得搖著他的肩「就是這種感覺啊!」
「我、我....」艾斯有些結巴,他不敢承認剛剛他那番話裏面包含了多少真心「煩死了!這種丟臉的台詞誰想再說一次啊!」
「有什麼關係嘛!來來來換我了、『王子啊,您有這番心意我很高興,但父親早已將我許配給....』」

「老爹啊,那兩人最近是不是有點太超過了?」馬可還是忍不住問了。
「而且,為什麼我們要將社辦借給他們對戲啊?」薩奇抗議。
「不然呢?你想進去看那兩人對戲嗎?」以藏吐槽,大家都沉默了。
「嗚拉拉拉,畢竟這是艾斯第一次演主角嘛!」
「老爹你太寵艾斯了啦!」
「雖然我們也沒什麼資格說別人.....」
「沒辦法啊,是艾斯嘛.....」
社辦裡,艾斯的表情很複雜。
「我說,這些台詞到底是誰寫的啊?根本就是花癡吧?」
「一決定你要當王子,班上就有很多女生自告奮勇要當編劇了啊,不過公主倒是只有可亞拉自願。是說可亞拉這樣真的好嗎?不知道她在忙些什麼,一直沒時間跟你對戲,總不能都是我來代打吧?」薩波一手撐著臉,有些苦惱。
你們都沒發現哪裡怪怪的嗎?根本是被全班聯手暗算了啊!蹲在門外的十六人內心吐槽。
「也好,我實在沒辦法對可亞拉說出那些話啊」
「這可不行,到時候正式表演男主角說不出話怎麼辦?我們一定要讓這齣戲完美才行」薩波個性溫和,但也有堅持的時候。
「那麼,你要給我什麼獎勵呢?」艾斯突然有了個點子「要是文化祭的時候這齣戲圓滿結束了,你就答應我一件事?」
薩波雖然感覺得到艾斯有些不安好心,但最多也只是報復自己害他得演王子吧?不會有什麼太誇張的要求吧?於是就勉強答應了。
「那麼我們開始吧,昨天結束的地方是王子要從惡龍手中搶回公主....」
「『大膽的多佛朗明哥,居然敢搶走我心愛的公主,應該做好被我打倒的覺悟了吧!!!!』」
「我說你怎麼這些地方就演的特別好呢.....」但這畢竟是個愛情故事,不能把所有的情節都改成打鬥啊!
不過,艾斯努力的模樣依舊閃閃發光,這麼想著薩波便不自覺地嘴角上揚。
「『王子啊王子,受傷的我只會是您的累贅,請您自己逃離這座快要倒塌的城堡吧!』」
「『說什麼傻話!我怎麼可能丟下公主您不管呢?要是沒有您的陪伴,我一個人在這世上獨活又有什麼意義?』」艾斯抓住薩波的雙手,嚴肅的說。 
望著那深不見底的黑色眼眸,薩波突然說不出話了。艾斯的眼神是那麼的誠懇,彷彿那都是他的肺腑之言:要是沒有了薩波,他也不想獨自留在這個世界了,因為薩波就是他的全世界。
「薩波?該你的台詞了.....你怎麼哭了?」一滴晶瑩的淚沿著薩波的臉頰滑落,讓艾斯不禁有些慌了。
「啊、我才沒哭呢!」薩波趕緊轉身抹掉淚水「  抱歉、我只是.......入戲太深了,沒事,你剛才演的真的很好」
「誒.....」
「我好了、繼續吧!」薩波吸吸鼻子「『王子,您別說傻話了,就算我成功離開了又怎樣?您是無法娶一個毀了容貌的女子做未來的皇后的,我們終究無法修成正果。』」
雖然一直都很清楚薩波的演技有多精湛,但艾斯還是覺得心臟開始抽痛,他想起小時候那次薩波被父母帶走,差一點兩人此生就無緣相見了。              
「『感情這種事不是容貌能決定的、更不是旁人的眼光來決定的!在我心中,你就是最美的,沒有人可以取代!』」艾斯捧起薩波的臉,輕撫著左臉上的傷疤。
兩人就這麼凝視著對方,彷彿時間就此遺忘了流逝,一切都是不存在的,眼前這的這個人,熟悉又陌生、親近又疏離。
「匡啷!」外頭薩奇正要去上廁所時不小心不小心踢到了垃圾桶,打破了寂靜,兩人這才回過神來。
「咳、嗯.....你進步了很多、大概就是剛才那種感覺....」
「啊、好、我我我大概知道該怎麼做了......」
「那那那今天就先到這裡吧、我還要回去準備晚飯呢!」
「是啊、魯夫應該餓了吧?哈、哈哈哈....」

「你的金髮比燦爛的陽光還炫目,讓我無法移開視線....艾斯,你想加台詞我沒意見啦,但可亞拉的頭髮是橘色的耶,你是在講給誰聽阿?」薩波唸出艾斯寫在劇本上的話。
「喂!你幹嘛偷看我劇本啊!」艾斯趕緊搶回自己的劇本,之前開會的時候不小心把心裡想的事情寫上去了。
「不要!再讓我看一下嘛!」
「薩波!!!給我還來!!!!」
「........眼睛好痛啊」受害同學S扶額。
「忍著點,到了校慶那天我們就解脫了」受害同學Z繼續專心製作道具用的劍。
「我怎麼反倒覺得過了校慶後他們會變本加厲呢.....」

到了文化祭當天,艾斯非常的緊張,卻還是順利完成了第一幕。但台下的薩波可就沒這麼幸運了。
「什麼?你來不及過來?!」
「對啊,路上出了車禍,看來是趕不上了....」可亞拉的聲音像是快哭了。
「那該怎麼辦?等一下公主就要上場了啊!」
「薩波同學,出了什麼事嗎?」此時班導也趕來了。
「紅髮老師!可亞拉說她早上出門時出車禍了.....」
「那就你上吧!」
「啥?!?!」

這次的戲,是描述王子愛上了鄰國帶著面具的公主,但國王早已同意將公主獻祭給惡龍換取和平,於是王子前去打倒惡龍救回公主,才知道原來公主隱藏在面具底下的,是一塊占了半張臉的大傷疤,但王子並沒有因此而拋下公主,反而更努力的追求,最後公主被王子感動,兩人終成眷屬。
現在想想這個劇本根本就是在陷害自己啊啊啊啊啊啊!!!他媽的他連妝都不用畫!而且為什麼公主的衣服他穿起來尺寸剛剛好?!舞台上的薩波狠狠地瞪著後台比讚的同學們和老師。
哇靠為什麼公主是薩波?!艾斯也傻眼了,然後他就看見在躲在某個薩波的視線死角悄悄對他升出大姆指的可亞拉。
.......他好像明白了什麼。
表演順利的進行著,王子與公主在舞池共舞、因父母的反對而分離、再度重逢傾訴心意、一起面對生死關頭,最後,公主因為自卑而拒絕了王子。
薩波真的好美,艾斯不由得這麼想。
「哇、老爹你怎麼哭了?!」台下一陣騷動。
「我的小兒子長大了啊....」
「啊、美麗的公主」王子追上了悄悄逃離宴會而在花園跌倒的公主「你的眼裡包含著大千瀚海,你的溫情如同萬千星辰那般閃耀,你如今就在我面前,我又如何能壓抑心中奔騰的愛意?」
「請你允許我如此的冒犯,公主啊!倘若我能就此成功,那麼讓上天奪去我今後的所有的運氣也在所不惜———」
「嫁給我吧!請答應我的請求」
艾斯俯身拉起薩波的手,臉上看似鎮定,薩波卻發現了黑髮下紅透的耳朵。
「———成為屬於我的公主,薩波」
「.......蛤?」為什麼他好像聽到了自己的名字?
艾斯一把將他擁入懷中,附在他耳邊壓低聲音「同樣的話不要再逼我說第二次!」
薩波望向台下觀眾期盼的眼神,和後台工作人員的竊笑,還有可亞拉,天殺的原來她根本就沒事。
........算了,就當他入戲太深好了。
「我願意。」薩波捧著艾斯的眼,直視著對方「我說,我願意。」
艾斯有些茫然,直到周圍爆出歡呼聲,才反應到戲已經要落幕了。
紅色的布幕墜下遮蔽了觀眾的視線,而薩波還待在他的懷裡,低著頭緊緊抓著他的衣服「我說,那個,要是你剛才的話是認真的......」

工作人員正開始準備收拾時,只見男女主角都還沒換掉戲服,王子便用公主抱的方式將公主抱進休息室還鎖上了門。
「再說一次!」
「什麼?你在幹什麼啦?」被壁咚的薩波顯得很不自在。
「剛才的話我聽到了,再說一次!」
「........」薩波別過臉,雙頰浮現不自然的紅暈「要是你剛才的話是認真的,那麼我也是。」

「好了好了撤了撤了~給他們一點空間吧~」門外的可亞拉開始趕走偷聽的人,覺得自己真是個可靠的好同學、好姐姐兼好閨蜜。
至於薩波明天下不了床就不是她的問題了。

评论(1)
热度(35)
© 水+央=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