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央=泱

廢文腦洞放置區 挖坑多填坑少產文慢

紅樓學院(現代AU

cp:水黛
假設紅樓人物搬到了現代校園的腦洞

1.
一年一度的海棠文學獎正式開始,今年詩組的競爭尤為激烈,且兩人都是高中部的學生。一個是剛入學便震驚詩壇、每每投稿海棠詩刊必定銷售一空的瀟湘妃子,另一個則是剛轉學過來不久即轟動校園、在校外比賽奪下許多獎項的蘅蕪君。兩人今年都是初次參賽,卻是公認必定奪下冠亞軍的。
起初在學生讀者票選項目兩人不分軒輊,然而過了一段時間票數竟逐漸拉開,眼看最佳人氣獎將要落入蘅蕪君手中。
「怪了,明明是顰兒作得較好,怎麼會是那薛寶釵領先?」趴在校園的涼亭桌上,晴雯忍不住抱怨著。
「有什麼好奇怪的?票選這東西比得就是人氣,才氣反倒不是重點了。」惜春冷冷的說。
一旁的黛玉倒是翻著手裡的書。本來她就對這些名次什麼的不大在意,投稿也是因為主辦的海棠詩社社長李紈押者她寫的,並不是那麼想爭個高下。
「寶釵學姐為人大方、待人和善,自然是人見人愛的。又是文采出眾,大家也都看得一清二楚。倒不像有些人,輸了不服氣,反倒賴說群眾有眼無珠。」襲人走過來嘲諷的說。雪雁聽了衝上去就想理論,紫鵑趕緊抓住了她,只怕把事情鬧大正合了對方的意。
「學妹,你這筆名也取得差了些。什麼妃子的,怕別人不知道你急著嫁個乘龍快婿呢!」見雪雁碰不到她,其他人也是一臉怒氣。襲人更是變本加厲了起來,氣焰更是囂張了。
黛玉輕輕闔上書本,淡淡的瞥了襲人一眼便別過臉去「只是拿文友替我想到的名號充作筆名罷了,也沒什麼特別的意思。說到嫁人,只怕學姐比我更加著急呢!一個高二,整天往我們高一的班上跑要找那寶玉,倒是勤快得很,也不怕壞了人家的名聲!」
襲人正要發火,卻又找不到話反駁,想到寶釵的吩咐,只得忍了下來,冷哼一聲便轉身離去。
正當眾人打算開始抱怨剛才襲人的不是時,一陣拍手聲想起,卻是從樹後走出來一名陌生男子,瞧那領帶顏色應該是大學部的人。
「抱歉,剛才正巧看到你掉了東西想來還給你,沒想到有人來找你麻煩,就先躲在樹後了。我不是有意要偷聽的。」清秀的男子微微一笑,拿出淺綠色的精緻書籤「這是你落在圖書館的吧?是說你剛才說得真好,千萬別被那種人給破壞了創作的樂趣,希望你可以繼續寫下去。」
黛玉愣了一愣,伸手接過那書籤「謝謝學長,我會繼續努力的。」
晴雯卻是推了黛玉一把「傻顰兒,還沒問過人家姓名呢!」
黛玉原先有些蒼白的臉頰立刻泛上一抹紅暈,慌慌張張的有些手足無措。那男子笑得更開心了「我叫水溶,現在是法律系大一。以後你們想來大學的校園逛都可以來找我,我知道很多私房景點喔!要找的話去學生會說我的名字就行了。」
眾人笑著點點頭,水溶伸出手揉揉黛玉的頭髮說「你叫顰兒,我記著了。是說你現在手裡那本書我剛好上禮拜看完了,改天一起分享感想吧!」說罷便揮手告別了。
「顰兒,看來這學長可喜歡你了!」晴雯笑著摟住黛玉「真該跟那花襲人瞧瞧,誰和他一樣眼裡只有那賈寶玉。咱們顰兒可是受了大學長的青睞呢!」
黛玉有些茫然,還沒從水溶親暱的態度和舉動中回過神來。殊不知水溶現在可是後悔萬分,自己本就久仰了瀟湘妃子的才華,她發表的每部作品都背得滾瓜爛熟還細細做了筆記分析,那些詩詞文字看久了便生出一股親切感來。沒想到今日在圖書館看到學妹掉了書籤,瞧了上頭的詩和筆跡,竟是仰慕已久的偶像,一時興奮過度反而表現的過於熱情、甚至摸了人家的頭,想著對方一定把自己當作變態了,真是悔不當初。
這時黛玉身旁的紫鵑卻是想著,怎麼這水溶的名字聽起來有些熟悉呢?

過了幾天讀者票選活動便截止了,沒想到短短幾日竟出現了大逆轉,本來這次大學部的人因為詩組的入圍者都是高中部的,自然對投票也是興趣缺缺,沒想到學生會的人突然大肆宣傳推廣詩組的票選活動和瀟湘妃子的作品,許多大學生看了黛玉的作品亦是自嘆不如,成了粉絲的一員,紛紛前去投票支持偶像,也讓瀟湘妃子在最後奪得了人氣票選獎,之後也順利奪冠。
在獎項公佈當日鶯兒立刻前去觀看,本想寶釵的人氣獎是勝券在握的,所以她們後來也沒怎麼關注投票,卻沒想到竟是人氣輸了,本以為可以爭一爭的第一也是拱手讓人。不由得咬牙切齒的望著另一邊歡喜的惜春等人,黛玉則是看著這群朋友高興,心裡也是開心起來,淡淡一笑。晴雯則是拉著雪雁笑說「這丫頭生日也快到了,看來慶功宴和生日會就要請林大姑娘奉獻一下今日的獎金了!」
紫鵑也笑道「你也真沒禮貌,人家何時說要請客了?」
「是啊,當心顰兒到時候偏偏就故意漏了不請你一個,咱們吃大餐,你喝西北風去!」惜春做鬼臉,晴雯作勢要撕她的嘴。
這時黛玉也不與她們笑鬧,細細看著得獎名單,卻發現那散文第一是個大學部的,筆名是北靜王。不知為何有種莫名的熟悉感,卻想不出在哪見過。

评论(9)
热度(13)
© 水+央=泱 | Powered by LOFTER